<track id="qlaxr"></track>

  • <p id="qlaxr"></p>
    <pre id="qlaxr"><strong id="qlaxr"><menu id="qlaxr"></menu></strong></pre>

    <pre id="qlaxr"><strong id="qlaxr"><menu id="qlaxr"></menu></strong></pre>

    <big id="qlaxr"></big>

    “屏奴”與“屏困”

    2020-06-08

    為了適應和滿足讀者的閱讀興趣,百味年華微信公眾號從即日起新增《百味拾趣》欄目,由百味年華編輯部簽約有關專家,向本欄目推薦或撰寫知識性、趣味性兼備的文摘或專稿,供讀者閱讀和欣賞,并在輕松愉悅的瀏覽中知曉珍聞、趣聞,增長知識,擴展視野。敬請讀者關注本欄目。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    吳伯凡先生認為對移動性追求是所有生物對光明與自由的渴望,不僅是動物,植物也在以自己特殊的智慧,挑戰它天生被固定在某個地方的特點。這或許就是任何一顆種子發芽之后總是能長出地面,而不是往地球深處生長的原因,同時植物利用風力、水能來實現自己的種子傳播,甚至在種子的外面長厚實的果質,來吸引包括人在內的動物的摘取轉移食用,最終達到這種傳播,基因遺傳的目的。



    而人類借助科技的手段,把對移動性的追求發揮的了極致,似乎讓人類獲得了一種極度的自由,不僅有多種方法在地面上實現快速移動,還可以像鳥一樣在天空飛翔、像魚一樣在水里長時間游曳,創造財富的方法多種多樣,物質生活從稀缺時代進入豐饒時代,人們可以利用各種財務支付手段,合法地使用別人的財富和自己未來的財富,可以做說走就走的旅行,可以進行想吃就吃、想買就買的消費,然后再化大量財富來處理由此創造的體內體外的垃圾,治療由此導致的疾病。這是人類獲得了財務自由后的任性帶來的困擾。


    然而人類因自由帶來的困擾遠不止于此,在知識信息爆炸式增長的今天,人類獲取信息的手段又是如此的快捷和低成本,只要打開手機或電腦,各種信息鋪天蓋地,真真假假,無從辨識,讓你無所適從,想喝一口水,卻遇上了迎頭打來的海嘯,無邊無際,讓你暈頭轉向。那些孜孜不倦撥打的騷擾電話,那些手機耳麥里不斷發出的滴滴聲,那些手機屏幕上永遠也抹不完的紅的點點,把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向臺灣出售F16和賣燒烤一家開著新買的法拉利兜風的視頻居然同頻閃動,而后者可能讓你更感揪心。


   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感覺,出門忘了帶手機,便覺得失魂落魄,手足無措,而丟了手機更是驚恐萬分,而帶上手機你又無處可逃,打開手機你卻煩躁不安,那些琳瑯滿目的貨架、那些朋友圈中不斷推送的炫耀。人們看似移動性更強,卻常常像一片鳥兒的羽毛,沒有方向漫無邊際的隨風飄蕩,像一片樹葉,被洪水裹挾著隨波逐流。人們看似自由度更高,卻難已找到一個可以自己獨處的地方和心甘情愿不被打擾的時間,忘記了自己,無視了自己,讓自我比特化,失去了自我,在地面上就完成了自我失重,卻身不由己。人們追求自由是為了讓自己有更多的可選擇性,而在無限多的選擇出現在眼前,卻無法選擇。


    記得有名人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:人生下來就在監獄里,而監獄的圍墻就是目光所能看到的地方,人讀書學習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夠看的更遠,讓自己的監獄更大一些。而現在的人們目光長度就是眼睛到手機的距離。這樣的場面是隨處可見:在候車大廳、在地鐵里、在一家人團圓的年夜飯桌前,人只有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從,個人翻弄著自己的手機,嬉笑怒罵,旁若無人。


    人們目光已經被眼前的屏幕鎖定,又被屏幕中的信息困擾,于是一個形象的概念出現了:屏奴。



    還有幾個月就是2020年,到時候我國將全面消除貧困人口,建成全面小康社會,那時將有更多的人有條件購買智能手機。于是有人產生了新的擔心,中國人會不會在擺脫貧困之后又將面臨“屏困”。


    亚洲精品国产字幕久久APP,好男人在线观看片神马电影,国产精品亚洲А∨天堂2021,夜夜夜夜猛噜噜噜噜噜